首页 > 禅修中心 > 禅修开示
丹霞烧木佛,上座有何过

丹霞和尚嗣石头。师讳天然,少亲儒墨,业洞九经。
初与庞居士同侣入京求选,因在汉南道寄宿次,忽夜梦日光满室。
有鉴者云:“此是解空之祥也。”
又逢行脚僧,与吃茶次。
僧云:“秀才去何处?”
对曰:“求选官去。”
僧云:“可惜许功夫,何不选佛去?”
秀才曰:“佛当何处选?”
其僧提起茶碗曰:“会么?”
秀才曰:“未测高旨。”
僧曰:“若然者,江西马祖今现住世说法,悟道者不可胜记,彼是真选佛之处。”
二人宿根猛利,遂返秦游而造大寂,礼拜已。
马大师曰:“这汉来作什么?”秀才手托幞头。
马祖便察机,笑而曰:“汝师石头么?”
秀才曰:“若与么则与某甲指示石头。”
马祖曰:“从这里去南岳七百里,迁长老在石头,你去那里出家。”
秀才当日便发去,到石头参和尚。
和尚问:“从什么处来?”
对曰:“某处来。”
石头曰:“来作什么?”秀才如前对。
石头便点头曰:“着槽厂去。”
乃执爨(cuàn 烧火煮饭)役,经一二载余,石头大师明晨欲与落发,今夜童行参时,
大师曰:“佛殿前一搭草,明晨粥后铲却。”
来晨诸童行竞持锹鑺,唯有师独持刀水,于大师前跪拜揩洗,大师笑而剃发。
师受戒已,而大寂耀摩尼于江西,师乃下岳,再诣彼,礼谒大寂。
大寂问:“从什么处来?”
对曰:“从石头来。”
大寂曰:“石头路滑,还澾(tà 滑)倒也无?”
对曰:“若澾倒即不来此也。”
大寂甚奇之。师放旷情怀,涛违顺境,乐乎云水,去住逍遥。至洛京,参忠国师。
初见侍者便问:“和尚还在也无?”
对曰:“在,只是不看客。”
师曰:“大深远生!”
侍者曰:“佛眼觑不见。”
师曰:“龙生龙子,凤生凤子。”
侍者举似国师,国师便打侍者。师居花顶峰三载,又礼国一禅师。以元和初上龙门香山,与伏牛禅师为莫逆侣。
后于惠林寺,遇天寒,焚木佛以御次,主人或讥。
师曰:“吾荼毗,觅舍利。”
主人曰:“木头有何也?”
师曰:“若然者何责我乎?”
主人亦向前,眉须一时堕落。
有人问真觉大师:“丹霞烧木佛,上座有何过?”
大师云:“上座只见佛。”
进曰:“丹霞又如何?”
大师云:“丹霞烧木头。”

《弄珠吟》
般若神珠妙难测,法性海中亲认得。
隐现时游五蕴山,内外光明大神力。
此珠无状非大小,昼夜圆明悉能照。
用时无处复无踪,行住相随常了了。
先圣相传相指授,信此珠人世希有。
智者号明不离珠,迷人将珠不识走。
吾师权指喻摩尼,采人无数入春池。
争拈瓦砾将为宝,智者安然而得之。
言下非近亦非远,体用如如转无转。
万机珠对寸心中,一切时中巧方便。
皇帝曾游于赤水,视听争求都不遂。
罔像无心却得珠,能见能闻是虚伪。
非自心,非因缘,妙中之妙玄中玄。
森罗万像光中现,寻之不见有根源。
烧六贼,烁四魔,能摧我山竭爱河。
龙女灵山亲献佛,贫儿衣里枉蹉跎。
亦非性,亦非心,非性非心超古今。
体绝名言名不得,权时题作《弄珠吟》。

师以长庆三年癸卯岁六月二十三日告门人,令备汤。
沐讫云:“吾将行矣。”
乃戴笠子,策杖入屦,垂一足未至地而逝。春秋八十六。
敕谥智通大师妙觉之塔。


—节选《祖堂集》

网站地图  |  联系我们

赣公网安备 3604250200010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