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禅修中心 > 禅修开示
圆悟克勤禅师 | 菩提离言说,从来无得人

宗门接利根上智,提持“出生死、绝知见、离言说、越圣凡”道妙,岂浅识小见、理道机境、解路上作活计者所能拟议?

要须如龙似虎、杀人不眨眼汉,用瞥脱快利力量,聊闻举着、剔起便行;

外弃世间缚着,内舍圣凡情量,直得孤迥迥、峭巍巍,不依倚丝毫,当阳荐透,全身担荷;

佛来也炫惑不动,况祖师宗匠语句机锋?一刀截断,更不顾藉。自余诸杂,甚譬如闲,方可攀上流、少分相应也。

不见永嘉才跨曹溪便狮子吼,丹霞闻马师示选佛场,当下决破,逗到二师之前,逆流投契。

亮座主四十二本经论言下冰消、德山吹纸烛便烧疏钞、临济六十棒后乃翻掷并皆透脱,不知曾入室几回、请益几次?

近时学道之士,不道他不用工夫,多只是记忆公案,论量古今,持择言句,打葛藤、学路布,几时得休歇?如斯只赢得一场古董。

推源穷本,盖上梢不遇作家,自己不负大丈夫志气,曾不退步就己、打办精神,放下从前以后胜妙知见,直截独脱,领取本分大事因缘,是故半前落后、不分不晓。若只恁么,纵一生勤苦,亦未梦见在。

是故昔人云:“菩提离言说,从来无得人。”

德山道:“我宗无语句,亦无一法与人。”

赵州道:“佛之一字,吾不喜闻。”

看他早是摋土涂糊人了也。若更于棒头求玄、喝下觅妙、瞠眉努眼、举手动足,辗转落野狐窠窟去也。

此宗惟贵悟明到银山铁壁、万仞孤峭,击石火、闪电光,拟不拟便堕坑落阱。所以从上护惜个一着子,同到同证,无你撮摸处。

既能办心、能舍缘累修行、依知识,若更不耐心向千难万难不可凑泊处,放下身心体究教彻底,诚为可惜!

只如千生百劫到今,还有间断也无?

既无间断,疑个甚生死去来?

轩知属缘,于本分事了无交涉。

五祖老师常说:“我在此五十年,见却千千万万禅和到禅床角头,只是觅佛做、说佛法,并不曾见个本分衲子。”

诚哉!看却今时,只说佛法底也难得,何况更求本分人?

时节浇季,去圣愈远,大唐国里胡种看看灭也!或得一个半个有操持,不敢望似以前龙象,但只知履践、趣向,头正尾正,早是火中出莲。

切宜拨退诸缘,便能识破古来大达大悟底蕴,随处休歇,行密行,诸天无路捧花,魔外觅行踪不见,是真出家、了彻自己。如有福报因缘,出来垂一只手,亦不为分外。

“但办肯心,必不相赚。”只老僧恁么,也是普州人送贼。

 

—节选《佛果圆悟真觉禅师心要》

网站地图  |  联系我们

赣公网安备 3604250200010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