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禅修中心 > 禅修开示
一诚老和尚开示 | 生平奉佛行 愿海大施主

我的祖籍在湖南,1926年我出生在湖南宁乡县的一个农民家庭,我的父母和亲友都是虔诚的佛教徒,我小时候常常随他们到附近的山寺中上香礼佛。

二十二岁那年,我在乌山寺大殿拜佛时,看到殿内尊尊佛像,依稀觉得似曾相识,仿佛以前曾以此为家,有种归家的很亲切的感觉,心中无比欢喜,于是情不自禁地诵道“今来无三字,皈依故佛前……”。

后来我就辞别了双亲,剃度出家了。三十岁时,我听说禅宗高僧虚云禅师在江西永修县云居山的消息,驰书以表仰慕之情,得赐手札,于是便星夜兼程赶往那里,并有幸得虚公禅师耳提面命,如醍醐灌顶,至今受用不尽。这是我的出家因缘。

对于出家人来说,人格是根本,僧格是核心,国格是关键,三者缺一不可。

佛在世时,每天早起在头上摸三下。老百姓有头发,和尚没有,时间久了会忘记,比丘要摸三下头,摸一摸就不忘记了。过去有辫子的,就是在家人,没有辫子的就是出家人。

出家人要了生死,出三界。出家不是随便的事,是大丈夫事,大丈夫要做大丈夫事,要利已利人,不能把自己看轻,在社会上是有影响的。所以要注意僧格的养成。

虚老常说:“菩萨呀,注意呀!”以警惕大众。

在云居山时,一天虚老带着我和一个侍者到海会塔去,
教诫道:“木佛不渡火,金佛不渡炉,泥佛不渡水,菩萨呀,注意呀!”

注意什么呢?

注意自身建设和道风建设的培养与提高,注意僧格养成与坚固。当时听来不经意,现在回忆起来就有用了。

云居山佛学研究舍合影

第三排中为虚云老和尚,第一排左三为一诚老和尚

曾经有一位法师问我:“在大众中,方丈是一寺之主,是表率,在(佛法)愿海中是什么角色?”

我回答他:“愿海大施主。”

某师:“怎么说?”

我回答他说:“要用智慧来庄严道场;要用慈悲来培养僧格。”

但是慈悲也不是一下子就有的,同时还需要智慧为指导。若没有智慧来正确指导慈悲,那么慈悲也就成了“慈悲出祸害,方便出下流”的烂慈悲了,要获得智慧就要从戒开始。

所以说,在三格中,人格是僧格基础,而戒法是僧格的根本。太虚大师讲“仰止唯佛陀,完成在人格;人成即佛成,是名真现实”。说人格完成了,就成佛了。

所以我们要要做好人,要做善人,要做圣人——佛是大圣人。人如何成呢?

从心开始。心即是佛,心即是戒,若没有好心,哪里是戒呢?

戒来戒去又有什么意义?

因此,打扫好我们的心才是戒的真正意义所在。戒是清净法,是解脱法。那么我们要把这个法放在哪里呢?

我们不能让他放在染污的凡夫心中吧?!

因此,要落实到个人而言,就是“以戒为师”。 “师”啊!什么意思呢?就是在僧格的养成中,戒是根本,是基础,也是一种实践,譬如建房,若根基不稳,终不成大厦。

现在的出家人要具备三个条件:独身、素食、僧装。

独身就是不结婚,素食就是不吃荤食,僧装就是和尚衣。这三个条件不能缺,缺一个就不好了,就不是和尚。

僧团建设要从四个方面下手:
第一条,信仰要纯正。出家要正信佛教,信仰要正,要有信仰,没有是不行的。

第二条道风建设要从制度建设入手。这是根本,要学规矩,按百丈清规,现在有改动,但不多,大体还是一样的,要安规矩办事,道风从规矩中来。

第三条是人才建设,要抓人才培养,老参要带新学,培养人格、僧格和国格,完善教育制度。对于佛教人材的培养来说,特别是佛学院里,要实行学修一体化、学僧生活丛林化,以政治思想品德教育为先导,以戒定慧三学为纲领,以文化科学、宗教政策、法律知识为基础,培养学僧爱国爱教、尊师重道的道德情操,提高学僧解行并重、学以致用的能力,在实际教学中塑造学僧的人格、僧格、国格。

第四是组织建设,大家要团结,不能分散,要带动群众,把群众带动起来,各个寮口要分工协作,各个职事要分工负责。

在对外交往时,特别在注意:人格、僧格、国格。通过展示中国佛教的圆美行仪,来表达式我们的和平声音,和平美愿;体现佛教本来就倡导的和平、慈悲与平等。

驻锡胜地三十年,日照晴空了自然,
毗耶钵献当年供,明月湖中水涵天。
赵州关里深幽境,佛印桥架碧溪边。
真如性海常清净,百丈风光永流传。

——节选自《一诚老和尚诗文集-六点开示》

网站地图  |  联系我们

赣公网安备 3604250200010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