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禅修中心 > 禅修开示
宣化上人开示丨佛陀涅槃之因

《法华经》云:
佛说是法华 令众欢喜已 寻即于是日 告于天人众
诸法实相义 已为汝等说 我今于中夜 当入于涅槃
汝一心精进 当离于放逸 诸佛甚难值 亿劫时一遇
世尊诸子等 闻佛入涅槃 各各怀悲恼 佛灭一何速
圣主法之王 安慰无量众 我若灭度时 汝等勿忧怖

佛说是法华,令众欢喜已:文殊师利菩萨又说,日月灯明佛说《法华经》,令在法华会上的一切大众,都得到法喜充满,欢喜无量。寻即于是日:寻,就是没有多久的时间。日月灯明佛就在这一天;哪一天呢?说完《法华经》那一天。告于天人众:他告诉天上的人、人间的人,和一切八部、鬼、神等众。

诸法实相义:诸法,就是一切的法,就是佛所说的八万四千法门。诸法,常常也可以就当“一种法”来讲;因为太多了,你记也记不清楚,莫如我就说是一种法。你把这一种法若记住了,一就是无量;你把这一种法明白了,你可以闻一知十,其余的八万四千法门,你都可以明白了。一知一切知,一明一切明;你若一个法也没有明白,那么法太多了,你怎么会知道?

什么叫诸法实相?就是第一的这个法的实相,也就是最重要的这个法的实相,也就是最高的这个法的实相。实相又是个什么?“实相者,无相也”,你若有一个相,就不是实相;可是,“无所不相”,一切一切的相,都是由实相产生出来的,可是它本体并没有一个相。因为它本体没有相,所以就会产生一切相;如果它本身有个相,就谈不到实相,那又是虚妄的了。《金刚经》上说:“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;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。”所以说“实相无相,无所不相”;《法华经》所说的法门,就是实相的道理。诸法,就是“这个法”;我拿这“诸”字,不当“多”字讲,当语助词讲,就是“单单这一个法”。这诸法实相的道理,日月灯明佛说,已为汝等说:我现在已经为你们说完了。

我今于中夜:我,是日月灯明佛自称。佛说,我在今天半夜子时的时候,当入于涅槃:我所做的事情已经完了,所以我就应该到“常乐我净”的果位上去,应该入涅槃了。

为什么佛要入涅槃?
佛入涅槃,有很多的意思;最主要的,就是免得人生出一种依赖心。如果佛永远都不入涅槃,是可以的;唯独这些个弟子,天天随着佛学佛法,有的就会生出一种厌倦心来。怎么厌倦呢?就生出一种懒惰心、放逸心;以为现在修行不修行,都不要紧,天天和佛在一起,于是就懒惰了!

好像现在我给你们讲经,天天你们看见我:“哦,师父在这儿!师父讲的经都有记录,我们不要看它!等什么时候有时间,我们再看一看!”光有笔记,也不看,放到一边,束之高阁。束之高阁,就把它在放那个板子上,放得高高的,认为保存得非常的严密;时间一久,就都忘了,等一个时候,也不记得了!

可是在人世间,都有悲欢离合,有一种特别的因缘;到了时候,我就离开你们各位了。那个时候,想听经也没有了,想学佛法,也知道佛法很难了;于是就会把笔记、记录又拿起来,把它读熟了,再研究研究法师过去所讲经典的道理。如果我不到其他的地方,你们永远也不会看这个笔记。

释迦牟尼佛说法说了四十九年,弟子有的也会生出一种懈怠心;不单释迦牟尼佛,就每一尊佛都是。他看看弟子有的生出一种依赖心,他就要离开、入涅槃了,免得弟子生出依赖心;这都是教化众生的一个方法,就怕人懒惰。所以才吩咐说,汝一心精进:你们这些修道的比丘、比丘尼、优婆塞、优婆夷,应该专一其心!做什么呢?精进,不要懈怠、不要懒惰!你们一心修道,不要打妄想,不要有两个心;昼精进、夜精进,昼夜常常精进地修行、用功。用功,就是修行;修行,也就是用功。当离于放逸:你应该不要懒惰!小沙弥、大沙弥、比丘僧、比丘尼!不要放逸!不要懒惰!不要出家不修行!出家不修行,也就是于法不修行;于法不修行,也就是等于没有出家!

古人有这么几句话:“终日数他宝,自无半分钱;于法不修行,其过亦如是。”怎么叫数他宝呢?就是给旁人数钱。好像在银行,一天到晚都拿着钱在数,一千、两千,一万、两万,三万、五万,十万、二十万、一百万、一千万、一万万,数的钱太多了。可是这些钱,都不是自己的,尽给人家数,自己一分钱都没有。在佛法上你若不修行,也就像数他宝一个样的。

所以你出家,一定要修道;你若不修道、尽懒惰,那就不要出家!所以我们现在昼夜都精进;早晨也念经,晚间也念经,这是一个最好的办法。你们应该修行,不要懒惰!都应该要想一想经上的道理,要学“汝一心精进,当离于放逸”。放逸,就是懒惰,就是不修行。诸佛甚难值:每一位佛,都是非常的难遭难遇,不容易遇着。亿劫时一遇:不知道几百千万亿劫,才能遇着佛出世。

世尊诸子等,闻佛入涅槃:日月灯明佛这八个儿子,听见佛要入涅槃了;本来他们都很有定力来着,可是“沾亲者乱”,他们和佛有父子的关系,又有师徒的关系,所以各各怀悲恼:悲,就是哭起来;恼,就是烦恼。怀,这种悲和烦恼,没有表现出来,是在心里边。流眼泪,是在心里边,发脾气,也是在心边;并没有把悲和恼放到外边。为什么?由这个“怀”字,就证明出来;怀,是怀念,是在里边,而不是在外边。所以虽然心里边忧恼、悲伤,可是没有露出来,眼泪往里边流,没有流到外边去,所以外边的人看不见的。不像现在的人一哭起来,眼泪也流下来了、鼻涕也淌出来了;可是流出来,一点用都没有。所以这八个儿子,每一个在心里边悲恼,想着:佛灭一何速:佛怎么这么快就入涅槃了?我们再跟谁去修行呢?我们以为我们这个父亲──佛,永远都在世上的,所以有的时候,就躲懒又偷安,没有精进修行。现在可糟糕了!可是糟糕也没有办法;于是就认为自己过去不对了!

圣主法之王:佛,也叫圣主,又叫法王。日月灯明佛一看自己的儿子,每一个都向心里流眼泪;其他的人,向外边流的也有、痛哭流涕的也有。于是这慈悲心就不忍了,安慰无量众:就安慰大家说:你们各位不要哭了!不要悲伤、不要忧恼,不要觉得很难过似的!我虽然入涅槃,可是,我若灭度时,汝等勿忧怖:我将来灭度之后,你们大家不要忧愁、不要担心、不要恐怖!为什么呢?

是德藏菩萨 于无漏实相 心已得通达
其次当作佛 号曰为净身 亦度无量众

是德藏菩萨,于无漏实相,心已得通达:这德藏菩萨,在无漏实相的法门;他的心,已通达无漏了、已明白实相法门了。什么是无漏?就是不漏了,就是没有毛病了!你把所有的习气毛病──贪心、瞋心、痴心、慢心、疑心都去了,你就把你的无明破了!无明一破,那就无漏了;你没有破无明,那还有漏。

怎么破无明?你把佛法学明白了,无明就没有了!为什么你有无明?就因为你不懂佛法,你才到时候又发脾气、又生烦恼,境界一来,你就受不了了;为什么你受不了?就因为你不明白佛法。若明白佛法,无明破了、法身现了,那就远离一切诸烦恼;也没有一个好、也没有一个坏,也没有成、也没有败。本地风光、本有的家珍你若得着,就没有无明;没有无明,你就无漏了。你若无漏,就是得到实相;你没有无漏,你就得不到实相、你也不明白实相。你看看这位德藏菩萨,他对于无漏实相,才心已得通达;你不要以为自己怎么样了不起。

其次当作佛,号曰为净身:在我入涅槃之后,德藏菩萨应该作佛,名号是净身如来,亦度无量众:他也度脱无量众生。

佛此夜灭度 如薪尽火灭 分布诸舍利 而起无量塔
比丘比丘尼 其数如恒沙 倍复加精进 以求无上道
是妙光法师 奉持佛法藏 八十小劫中 广宣法华经

佛此夜灭度:日月灯明佛在这一天半夜,就入涅槃了。如薪尽火灭:什么是薪?什么是火?在小乘里头来讲,薪,就是他的身体;火灭,就是得到有余涅槃。在大乘来讲,众生就是柴薪;柴若没有了,火也没有了。火,就是看机缘来教化众生的法门;这叫“观机逗教,因人说法”。佛看机缘,来施佛法教化众生;应该用什么法门去教化这种众生,佛就说什么法门。应该以三藏法门去教化的,佛就说三藏法;应该以方等的法门来得度的,佛就说方等的教;应该以般若法门得度的,佛就说《般若》;应该以法华、涅槃得度的,佛就说《法华经》和《涅槃经》。现在机没有了,就是所度的众生已经度完了;火灭,这些个方法,也就都不用了。如,就是一个比喻;所以你不要以为真正有柴着起火来,又灭了。

分布诸舍利,而起无量塔:在日月灯明佛灭度之后,分布所有佛的舍利,造了无量这么多高显的塔。塔,是印度话,又叫方坟,又叫高显处。

比丘、比丘尼:这一些个比丘僧和比丘尼。比丘,有三个意思,就是乞士、怖魔、破恶;比丘尼也有这三个意思。

其数如恒沙:数目有恒河沙数那么多。
倍复加精进:因为这些比丘、比丘尼一看佛都灭度了,所以他们也就都豁出命,那么修行;饿死就饿死了!所以也不睡觉、也不吃饭,一天到晚都修行。倍,就是加倍。本来以前佛在世的时候,他们坐十二个钟头;这回加上一倍,二十四个钟头,那么精进!
以求无上道:来求无上的佛道。为什么?因为没有了依赖!佛都走了,我们若再不修行,那怎么可以?所以把懈怠也忘了,懒惰也没有了,只有一个精进了。

是妙光法师,奉持佛法藏:这一位妙光法师,顶戴奉持佛的法宝。
八十小劫中,广宣法华经:在八十小劫里,用种种的方法,来宣说这《妙法莲华经》。

节选自《大乘妙法莲华经浅释》

佛顶骨舍利

网站地图  |  联系我们

赣公网安备 3604250200010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