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云居典籍 > 沩仰宗
仰山慧寂大师与韩国沩仰宗

 

仰山慧寂大师与韩国沩仰宗


 

  新罗沩仰宗初祖顺之禅师是袁州(今江西宜春)仰山慧寂大师的法嗣。仰山慧寂大师,俗姓叶,韶州(今广东韶关)怀化人,九岁在广州和安寺依通禅师出家,勤奋好学,遍参知识,祈求明心见性,后来师事沩山灵祐大师,慧寂禅师问曰:“如何是真佛住处处?”沩山曰:“以思无思之妙,返思灵焰之无穷,思尽还源,性相常住。事理不二,真佛如如。”慧寂大师于言下顿悟,从此依止灵祐大师十四五年,尽得沩山玄旨。后在袁州大仰山栖隐寺,大开法席,海内外禅侣云集,并于江西峡江县东平寺、新建县古佛岭观音院等道场升堂说法。慧寂大师在江西弘法四五十年,并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仰山门风,即常常用“图相”作为接引学人的方法。《景德传灯录》记载:“问如何是祖师意?师以手于空作圆相,相中书佛字。僧无语。”并有《仰山法示成图相》行世,宋代后失传。后来此仰山门风由顺之禅师传入海东。
  顺之禅师,新罗人,俗姓朴,号了悟,弱冠出家。大中十二年(858)入唐求学,师事慧寂大师,仰山见之,宛尔一笑,说:“来何迟,缘何晚?既有所志,任汝住留禅。”从此,顺之禅师精进修学,尽得沩仰宗“方圆默契”的旨趣。乾符初(874)归国,住五冠山(后改为瑞云寺)弘扬沩仰禅法,有僧问:“如何是西来意?”了悟禅师竖起拂子。僧又问:“莫这个便是?”禅师放下拂子。又问:“以字不成,八字不是,是什么字?”了悟禅师作圆相示之。故知顺之禅师与慧寂大师一脉相承,继承发扬了“仰山门风”,开创了海东沩仰宗。
  到江西来参礼的海东高僧除上述以外,还有南昌佑民寺新罗人学僧三法法师;九江归宗寺智常禅师弟子大茅和尚;上高九峰寺道虔禅师法嗣元晖、清院和尚;奉新百丈山怀海禅师法嗣金藏禅师;金溪疏山寺匡仁禅师法嗣庆甫禅师、安禅师、超禅师;新罗入学僧竟让禅师不远千里到宜丰洞山参礼良价大师,以及仰山澄虚大师的弟子大通禅师等等。他们后来在海东传播了所学的禅法,有的(安禅师、超禅师)还留在江西(百丈山)弘法利生。
  韩国禅法的传人与发展,受到了中国禅宗的影响,尤其江西的洪州禅、曹洞宗、沩仰宗对韩国禅宗的成立、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海东高僧入华求法巡礼是古代中韩两国人民友好往来重要组成部分,它促进了两国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的交流,加快了东南亚佛教文化繁荣的进程。
  中韩两国佛教文化的交流是双向的运动,不仅中国佛教对韩国产生了影响,韩国佛教同样也影响过中国佛教。
  “洪州禅”的开创者马祖,在剃度师处寂禅师圆寂后,曾就学于他的师兄韩国高僧无相禅师,后来海东“禅门九山”有七山的法系与马祖一脉相承,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殊胜的因缘。
  再者,仰山慧寂大师的《仰山法示成图相》,宋代后失传,如果没有韩国海印寺保存的高丽藏中的《祖堂集》内,则不能深刻了解“仰山门风”的真面貌。
  另外,新罗高僧元晓大师所著的《华严经疏》与《大乘起信论疏》对中国华严宗祖师法藏大师产生过很大影响;新罗高僧圆测法师是中国唯识学派别之一“西明派”的理论奠基人,此派后来传人日本、中国西藏等地;韩国高僧地藏大师更是中国人民尊敬的家喻户晓的大菩萨,海东高僧在中国的足迹举不胜数,这些大德对中国佛教的发展有不可磨灭的功绩。
  韩国是东南亚佛教的中转站,集散地。日本佛教最初来自于三韩时代的北齐,在古代交通工具不发达的情况下,许多日本僧人往往取道朝鲜半岛,到中国或印度学习,也有新罗、高丽高僧到日本弘法,推动了日本佛教的发展。因此,中、韩、日三国之间的佛教文化关系渊源流长。这启发了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“黄金纽带”的划时代构想,很快得到了各国佛教界的赞同和社会各界人士的支持,并分别于1995年、1996年、1997年在中、韩、日召开了三国佛教友好交流会议,三国佛教界的友谊更上一层楼,在前进的道路中又树立了一座新的里程碑。
  缅怀历史,展望未来,在新纪元里,中韩两国佛教界将在悠久的传统友好交流的基础上,加强友谊和合作关系,以“自利利他,同体大悲”的大乘佛教精神,为世界和平,人类进步作出新的贡献。

网站地图  |  联系我们

赣公网安备 3604250200010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