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云居动态
损法财,灭功德,莫不由兹心意识
发布日期:2019年6月17日

宗杲禅师书信:示罗知县(孟弼)

聪明利智之士,往往多于脚根下蹉过此事。盖聪明利智者,理路通。才闻人举着个中事,便将心意识领览了。及乎根着实头处,黑漫漫地不知下落,却将平昔心意识学得底引证。

要口头说得,到心里思量计较得底。彊差排,要教分晓。殊不知,家亲作祟,决定不从外来。故永嘉有言:损法财灭功德,莫不由兹心意识。以是观之,心意识之障道,甚于毒蛇猛虎。何以故?毒蛇猛虎尚可回避。聪明利智之士,以心意识为窟宅,行住坐卧未尝顷刻不与之相酬酢。日久月深,不知不觉,与之打作一块。

亦不是要作一块,为无始时来行得这一路子熟,虽乍识得破欲相远离,亦不可得。故曰:毒蛇猛虎尚可回避,而心意识真是无尔回避处。除是夙有灵骨,于日用现行处,把得住,作得主,识得破,直下一刀两段,便从脚跟下做将去。

不必将心等悟,亦不须计较得在何时。但将先圣所诃者,如避毒蛇猛虎,如经蛊毒之乡,滴水莫教入口。然后却以三教圣人所赞者,茶里饭里,喜时怒时,与朋友相酬酢时,侍奉尊长时,与妻儿聚会时,行时住时坐时卧时,触境遇缘或好或恶时,独居暗室时,不得须臾间断。若如此做工夫,道业不成办,三教圣人皆是妄语人矣。 

士大夫平昔在九经十七史内,娱嬉兴亡治乱,或逆或顺,或正或邪,无有一事不知,无有一事不会。或古或今,知尽会尽。有一事一知,一事不会,便被人唤作寡闻无见识汉。他人屋里事,尽知得尽,见得尽识得。下笔做文章时,如缾注水,引古牵今,不妨锦心绣口。心里也思量得到,口头亦说得分晓。他人行履处,他人逆顺处,他人邪正处,一一知得下落,一一指摘得,无纤毫透漏。 

及乎缓缓地问他,尔未托生张黄李邓家作儿子时,在甚么处安身立命?即今作聪明说道理,争人争我。纵无明使业识,检点他人,不是能分别邪正好恶底。百年后却向甚么处去?既不知来处,即是生大。既不知去处,即是死大。无常迅速生死事大,便是这些道理也。儒者亦云:死生亦大矣!棒打石人头,嚗嚗论实事。腊月三十日,无常杀鬼到来,不取尔口头办。

不迁怒不贰过。孔子独称颜回,谓圣人无怒。无怒,则不为血气所迁。谓圣人无过,无过则正念独脱。正念独脱则成一片,成一片则不二矣。邪非之念才干正,则打作两橛。作两撅则其过岂止二而已。不迁怒不贰过之义,如是而已。不必作玄妙奇特商量。

士大夫学先王之道,止是正心术而已。心术既正,则邪非自不相干。邪非既不相干,则日用应缘处,自然头头上明,物物上显。心术是本,文章学问是末。近代学者,多弃本逐末,寻章摘句,学华言巧语以相胜。而以圣人经术,为无用之言,可不悲夫!孟子所谓不揣其本,而欲齐其末。方寸之木,可使高于岑楼是也。

孟弼正是春秋鼎盛之時。瞥地得早能回作尘劳恶业底心。要学出生死法,非夙植德本,则不能如是信得及,把得住,作得主宰。时时以生死在念,真火中莲华也。既以生死事在念,则心术已正。心术既正,则日用应缘时,不着用力排遣。既不着排遣,则无邪非。无邪非,则正念独脱。正念独脱,则理随事变。理随事变,则事得理融。事得理融,则省力才觉。省力时便是学此道得力处也。得力处省无限力,省力处得无限力。得如此时,心意识不须按捺,自然怗怗地矣。

虽然如是,切忌堕在无言无说处。此病不除,与心意识未宁时无异。所以黄面老子云:不取众生所言说。一切有为虚妄事,虽复不依言语道,亦复不着无言说。才住在无言说处,则被默照邪禅幻惑矣。前所云毒蛇猛虎尚可回避,心意识难防,便是这个道理也。

日用随缘时,拨置了得静处便静。杂念起时但举话头,盖话头如大火聚,不容蚊蚋蝼蚁所泊。举来举去,日月浸久,忽然心无所之,不觉喷地一发。当恁么时,生也不着问人,死也不着问人,不生不死底也不着问人,作如是说者也不着问人,受如是说者也不着问人。如人吃饭吃到饱足处自不生思食想矣。

千说万说,曲说直说,只为罗孟弼,疑情不破。他时后日蓦然失脚蹋着鼻孔,妙喜忉忉怛怛,写许多恶口,却向甚处安着?妙喜自云:因地而倒,因地而起。起倒在人,毕竟不干这一片田地事。

写至此,一轴纸已尽,且截断葛藤!

——节选自《大慧宗杲禅师书信》

网站地图  |  联系我们

赣公网安备 3604250200010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