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云居动态
虚云和尚开示 | 正法眼藏
发布日期:2019年7月10日

闰三月二十四日开示

这几天有几位同参道友,发心要把我说的话记录下来,我看这是无益之事。佛的经典,祖师的语录,其数无量,都没有人去看,把我这东扯西拉的话,流传出去,有什么用呢?

佛教传入中国至今,流传经、律、论和注疏语录等典章为数不少,最早集成全藏,始于宋太祖开宝四年(971),命张从信往四川雇工开雕,至太宗太平兴国八年(983),凡历十三年而告成,号为蜀版《大藏经》,世称为北宋本,最为精工,惜久已散佚。此后宋朝续刻大藏经四次,最末一次,系理宗绍定四年(1231),于碛砂之延圣院开雕藏经,至元季方告成,世称为碛砂版。此藏见者尤少;惟陕西西安开元、卧龙两寺犹存孤本,尚称完壁。于是朱庆澜等发起影印,并于民国二十一年(1932),在上海组织影印宋版藏经会,筹划款项,积极进行。先派人赴陕西点查册数,计共六千三百十卷,所残缺者仅一百余卷,以北京松坡图书馆所贮之宋思溪藏残本补之,不足,又托我将鼓山涌泉寺碛砂藏内《大般若经》、《涅槃经》和《宝积经》补足之。于是这埋没数百年之魂宝,遂又流通于全国矣。但本子和帐簿一样,翻阅不便,这是缺点。明代紫柏老人,发起刻方册佛经。嘉兴版方册经书流通后,阅者称便。

最近杭州钱宽慧、秦宽福两人,看见僧人卖经书给老百姓做纸用,他们便发心,遇到这些经书就尽力购买,寄来云居。我山现有《碛砂藏》、《频伽藏》和这些方册经书,已经足够翻阅的了。

本来一法通时法法通,不在乎多看经典的。看藏经,三年可以看完全藏,就种下了善根佛种。这样看藏经,是走马观花的看。若要有真实受用,就要读到烂熟,读到过背。

以我的愚见,最好能专读一部《楞严经》,只要熟读正文,不必看注解。读到能背,便能以前文解后文,以后文解前文。此经由凡夫直到成佛,由无情到有情,山河大地,四圣六凡,修证迷悟,理事因果戒律,都详详细细的说尽了。所以熟读《楞严经》很有利益。

凡当参学,要有三样好:

第一要有一对好眼睛
第二要有一双好耳朵
第三要有一副好肚皮

好眼睛就是金刚正眼,凡见一切事物,能分是非,辨邪正,识好歹,别圣凡;好耳朵就是顺风耳,什么话一听到都知道他里面说的什么门堂;好肚皮就是和弥勒菩萨的布袋一样,一切好好丑丑所见所闻的,全都装进袋里,遇缘应机,化生办事,就把所见所闻的从袋里拿出来,作比较研究,择其善者而从之,其不善者而改之,就有所根据了。你我要大肚能容撑不破,大布袋装满东西,不是准备拿来作吹牛皮用的,不要不会装会,猖狂胡说。

昨夜举沩山老人的话:“出言须涉于典章,谈论乃旁于稽古”,所以典章不可不看,看典章会有受用。我胡言乱语,拿不出半句好话来。少时虽爱看典章,拿出来只供空谈,实在惭愧。古人的《释氏稽古略》、《禅林宝训》、《弘明集》、《辅教编》和《楞严经》可以多看,开卷有益。

——节选自《应无所住》

 
拓展阅读 >>


正法眼藏者,难言也,请以喻明。

譬如净眼洞见森罗,取之无穷,用之无尽,故名曰藏。

夫藏者,含藏最广,邪正相杂,泾渭难辩,甚至邪能夺正,正反为邪。故似泉眼不通,泥沙立壅,法眼不正,邪见层出。剔抉泥沙而泉眼通,剪除邪见而法眼正,自非至人,其何择焉!

昔竺乾有九十六种背正趋邪,二十八人摧邪持正。逮家东土,白马西来,正教始兴于浊世,名相寻陷于邪宗。由是达摩大师扫除繁萎,直示本心。嗣后五宗分派,各别门风,会其枢要,卓乎纯正。

讵意人根寖劣,法久弊生:或承虚接响,以盲枷瞎棒妄号通宗;或守拙抱愚,以一味不言目为本分;或彷佛依稀,自称了悟;或摇唇鼓舌,以当平生。如是有百二十家痴禅,自赚赚人,沦溺狂邪。

故我大慧老人承悲愿力,运无畏心,决择五家,提挈最正者凡百余人,裒(póu,聚敛)以成帙,目曰《正法眼藏》,是书也。如悬白泽裘,精妖丧魄。秉金刚剑,魔外潜踪。四七古锥宗眼,二三老汉家珍,不涉程途,一览具足。知为后学指南,无加此矣。

时有绣水普善庵沙门慧悦、居士春门徐弘泽,自庆奇遇,嗟彼未闻,冀报佛恩,募资重刻,属余为序,以贻同志。而参学者即使游法界无边之门,融古今剎那之念,犹是功勋边事。

若能了悟,则自心何知?
自眼何见?
非见非知,是真得正法眼藏者矣!

 

 万历丙辰端阳日嗣曹洞正宗第二十七代
古越显圣寺住持沙门圆澄撰
—节选《云居法汇》

网站地图  |  联系我们

赣公网安备 3604250200010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