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云居动态
《颛愚观衡和尚语录》| 刺血书华严经跋
发布日期:2019年8月6日

吉州庐陵尔念彭居士,法名音潡。老实明白,志学信佛,居贫不厌。礼诵精勤,又善楷书,淡食刺血,书华严大经及法华金刚诸大乘经典。书成,庄严精致,送诸兰若供养。
 
此一妙行,在出家辈行之似不甚难。不难而难之不知出家所事何事。在居士处俗谛中,不以家室为累,身心唯佛是事,行此难行法施,是比之深山苦行头陀无愧。岂泛常尘品所能为哉?!此一行在出家辈行之实希有,况在俗谛中行之,更为希有!又在末季俗谛中行之,是更甚为希有也!
 
法华经云:若有闻法者,无一不成佛。如是大乘圆妙法门。一字入耳、一句染神,皆为菩提种子,决定成佛。况能目观口诵,手捧心持,刺血书写,岂不成佛耶?!又观此一行是佛事耶?非佛事耶?若是佛事,本是佛心,心事皆佛,体用一致,非佛而何疑哉?
 
有谓书经用紫粉青墨岂不清净,何用血书?血是腥物,一点染人衣服,尚生厌恶。何以书出世清净佛法耶?曰:此一胜行出载圣经,是佛明言,是菩萨妙行。华严行愿品云:剥皮为纸,析骨为笔,刺血为墨,书写经卷,积如须弥,充满法界。此为证量也。
 
又此胜行,乃菩萨称法性所作不思义妙行,非有身心、有我见者所能为也。
又以皮骨血汁书经者,非以皮骨血汁为美,乃美佛法为重而身可轻也。纸帛金墨为外财,皮肉骨血为内财。舍外财易,舍内财难。若不为此难舍能舍,何以见忘身为法耶?若以法性观之,有情无情,有漏无漏,圣凡平等。谁染谁净,谁增谁减,谁生谁灭?是生灭染净增减,皆属妄想计度。若谓血点于衣生恶心,而墨汁点于白衣又岂不恶耶?审此恶心既同,则血墨之染净亦均。岂可谓墨净而血染哉!
 
又试看血入墨汁,则不见染。墨入血中,则见染。是又血净而墨染矣。又金汁果净,入眼不应生障。血汁果染,入目不应生光。是又血净而金垢矣。然金墨血汁岂实有染净哉?!是染净皆人自心分别耳!
 
若无分别,法法皆如。谁非佛体,谁非自性?若纸素,若白氎,若桦皮,若贝叶,若毫笔,若指爪,若草木,若金石,若皮骨,若血肉。上至诸天日月,下及山河大地中之人物万事,同一清净法身,共一光明宝藏。从古至今,观阅不尽,讲演不尽,思解不尽,书写不尽。是真经卷,是真文字,是真法门,是真秘藏。书经至此,笔笔是般若生光,点点是如来示迹。纵横自在,无非佛事,是谓真佛也!
 
复为之赞,赞曰:
 
佛子安住俗谛中,能为头陀希有事。
刺血书写诸法宝,身心举止皆佛事。
末世能为此深心,一切佛恩皆报足。
知恩报恩得佛心,心既如佛即佛子。
佛子即为佛摄受,现前当来必成佛。
我今稽首极称赞,功德甚深不思议。
字字不错亦不乱,点点无名亦无相。

 
——《紫竹林颛愚衡和尚语录卷第七》

网站地图  |  联系我们

赣公网安备 3604250200010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