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云居动态
梵宇耸立,再现金容——虚云老和尚中兴云居山
发布日期:2019年8月6日

【摘自《虚云老和尚在云居山》,主编:纯闻大和尚】


五六年春,公兴建大殿、天王殿、虚怀楼、云海楼、钟鼓楼,及各殿堂房舍次第落成。公之兴建云居也,其规模采取鼓山、南华、云栖、云门各殿宇图式,因其地而变化之。盖寺之前为明月湖,形如圆月,广及十余亩,每初日出,金光荡漾,注射殿舍,水光山色,蔚为壮观。旧有石坊,公于湖之北地建山门,进为天王殿,再进为大雄宝殿,后为法堂及藏经楼。度过园林,便见龙珠峰,其气脉固正也。此中路殿堂已告落成。今继续建造者,其东为亚部寮、报恩堂、客寮、云厨、斋堂、晒场,后为延寿堂、祖堂;其西部为如意寮、西归堂、往生堂、功德堂、上客堂、维那寮、禅堂、监值寮,再后为方丈、关房。大小房舍,已成十之八九。全寺围以岩石罗汉垣,其庄严宏丽,亦足与南华称伯仲也。

公自癸巳入山,仅及三载,佛国楼台,梵宇耸立,重新涌现,渐复唐宋旧观。此固公之道德足以感动龙天,而众缘成就,实有不可思议者。本年春夏间,住众达二千指,其中有专门建造人才、有农林学者,所以一切工程、一切耕植,收效宏速。

公近来兴建祖庭不印捐册,不事攀缘,而缘法自至,亦有不可思议者。即如此次重兴云居,十方善信皆愿随喜,群情踊跃。姑举一二事言之。公之弟子宽慧,闻将建大殿,在香港发起一药师法会,竟以万金至。北美侨商婺源詹励吾居士,向于公未谋一面者,亦以万金至。上海吴性栽居士于本年冬自香港北行,入山礼佛,由张公渡登山,以道路崎岖难行,发愿修路需十万元。以布施广,故收效速也。

公向建大小梵刹不下数十,其来也,以一拄杖入山,厥功告成,亦只携一拄杖下山。今公重兴云居,若有神助。此后二三年间,万善同归,四事供养,愿公其“居之安”乎!

大雄宝殿及各殿堂次第竣工后,公即于浙江宁波请来雕塑佛像的老艺术工人,装塑各殿堂圣像。前后不到一年,大殿之释迦、药师、弥陀三尊大佛及迦叶、阿难二尊者像,两侧十八罗汉,后两端之文殊菩萨骑狮、普贤菩萨骑象像,背后之海岛观音站立鳖头,和善财童子五十三参各具形态像,及各殿堂之圣像,陆续塑成,铺金饰彩,金碧辉煌,法相庄严,超出诸方,并雕刻各殿堂圣像供桌,悬挂幡幔,俨然使登临者如亲临圣地。

一九五七年丁酉初,有人数次欲占据真如寺僧众近年所开垦的田地,甚至也将云公所住茅蓬也划入范围之内。有见于此,云公挺身而出,屡屡据理力争,重申当年上山之前,中南区及省里有关部门的批示允诺,但收效甚微。出于无奈,公乃将此情况写成一信,派专人送交全国人大李济深副委员长,李氏又将此信转呈周恩来总理,很快得到了明确批复:宗教政策要落实,不得随意侵占真如寺的田地。到后来,经协商,原云居山真如寺僧伽农场与原云山垦殖场挂靠,成为僧伽生产大队,保持寺内宗教活动,个人修持照常进行。同时,经济上独立核算、自负盈亏。这年,在云公安排下,真如寺常住为云山垦殖场小里分场多次提供耕牛、种子等援助,同时,应山下乡民请求,多次组织寺中僧众到村里帮助他们夏收夏种。在这一年里,真如寺在农林生产方面也取得了很大的丰收,继续开田垦荒,精耕细作,单水稻亩产就比前一年增产一百多斤,总产量达六万多斤。同时,还在寺内外大量种茶栽树,其中如滇松、川楠木等各类果树林木就种了数千株。

僧众出坡情景

一九五七年夏,继续请海灯和尚在真如寺为僧众讲《法华经》,到十月才圆满。期间,在寺中创办佛学研究苑,择有初中文化的青年比丘就学其中,采取不脱产学习制度,每日早上四时早课后听讲两小时,晚六时听讲两小时,听讲后进行自习,然后复小坐,并要求学僧背诵《法华》、《楞严》及《四分律比丘戒本》等。

虚云老和尚百龄十八寿诞海灯法师主讲《法华经》

一九五八年岁次戊戌,真如寺僧众也和人民群众一样投入了“社会主义教育运动”与“反右派斗争”,云公也受到波及。当时也有人写他的“大字报”和“意见书”。五月三十日,云公自己撰写了《云居山学习会示众》五言偈一首,其中有“政府爱人民”及“荷蒙赐良诲,感谢爱我厚”等句子。同时公仍一如既往,严以律己,而且认真教育弟子与僧众要努力生产,在政府领导下,积极参加社会主义建设。为响应政府“大炼钢铁”号召,勉励僧众烧木炭六万余斤,砍柴三十八万多斤,支援国家大炼钢铁,同时捐献钢铁等金属材料数千斤。此外,为云山垦殖场修建云山水库,捐款五万元,还派人献工献艺支持。年底,于赵州关外东南侧修建海会塔,以供奉历代祖师与过现往生及七众灵骨。

1955年云居山真如寺大殿修建时情景


网站地图  |  联系我们

赣公网安备 36042502000105号